在“人生终点站”送他们最后一程

又是一年清明时。这个节日,我们缅怀逝去的亲人,也唯有这个节日,我们的目光才能关注到“殡葬人”。清明节最忙的是殡葬人,他们坚守岗位,让人们在人生终点站有尊严的和这个世界告别。
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殡仪馆往往被描述为冰冷、阴森的场所。但实况新闻-重庆时报记者在石桥铺殡仪馆火化车间见到的火化工李勇脸上都写满了暖意。凌晨4点,当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时,李勇已经在火化车间忙活着了。伴随着一阵阵礼炮声,他庄严地主持着送别仪式,细致地整理着逝者遗容,稳稳地将一具具的遗体送入火化炉中,动作娴熟规范。

石桥铺殡仪馆
石桥铺殡仪馆

刚开始工作连上厕所都怕
90年代,人们对殡葬行业的认同不高,很多人不愿意从事殡葬行业。李勇是殡葬人的子女,受父母影响进入殡葬行业。他1994年进入殡仪馆,在火化车间工作了24年。记者问他进入殡葬行业有何感想时,他笑着说:“因为社会对殡葬行业的偏见,最开始有些不愿意。我母亲是殡葬人,他说让我试下,我才来了。到殡仪馆工作后,在老一代殡葬人的影响下,开始慢慢习惯,喜欢这份工作。”
如今的李勇,已经是火化车间的班组长。回忆起当年刚刚入行的场景,他也是感慨万千。“我还记得我刚开始上班,搭那种面包车来上班,跟司机说我要去殡仪馆,人家都不载我。”
平常生活中,李勇的胆子还是比较大,但是没想到一来就分到了火化车间,最初的那一个星期,李勇还是有点怕:“第一天上班特别紧张,上厕所我都不敢自己去,前面几天都要找人陪我去。”李勇说当时条件没现在这么好,房子老旧,设施也不完善,屋子里面光线差黑黢黢的,“师傅看我害怕就鼓励我,说人都有一死,就当是睡着了,后来我慢慢就习惯了。”

小车间里感受人情冷暖
李勇非常感谢老一辈殡葬人对他的教育和指导。90年代,殡仪馆是以“师徒式”的方式带领新入。师父不仅教授徒弟工作的技能,还影响着徒弟的工作态度、生活方式和为人处事。李勇回想着:“师傅每天上班比我们还早,有什么不懂不会师傅都耐心地教我,至今感觉老一辈殡葬人对我的教诲还历历在目,他们严谨的工作,认真的生活,家人般的对待同事,对我现在的工作、生活有很大的影响。”
李勇一直坚持着当初师父教导的,每天下班后洗澡、换衣和勤洗工作服习惯。他说干净整洁的形象才能给丧亲家属好的印象。
师傅带李勇入门、教李勇掌握专业知识和做人道理,而这份工作,也深深影响这李勇。每天经历生死别离,李勇感触颇多,“干我们这行的,见得最多的就是别离的眼泪,虽然都是陌生人,但也常常被感动。我还碰见过火化遗体前,子女在老人遗体前为了分遗产争夺火化证,让人看了真是难过,如果老人活着看到这一幕该多心寒。”还有一次,李勇看到一位白发人送黑发人,老人哭得让他都感到心碎:“送别的是老人的儿子,正值壮年的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自己开的公司事业也蒸蒸日上,在一次出差中出了车祸,人没了。一家人来送别,都伤心欲绝无法接受。”
见多了人间冷暖,李勇也悟出了一种人生:“人生就是一种旅行,都会走到目的地,所以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更重要,人活着就要好好珍惜时光,珍惜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欣慰社会对殡葬人越来越认可
工作了这么多年,李勇也经历了殡葬行业的两大变化,一是殡葬人服务意识的改变;一是社会对殡葬行业认识的改变。
以前火化车间的工作人员,较少与家属接触,丧亲家属只能在车间外等候骨灰。6年前,火化车间开始主持告别仪式,丧属可以在炉前与逝者做最后告别。李勇说到:“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怎样主持告别仪式,但殡葬人也要学习,也要与时俱进,于是大家一点点的摸索,探讨和学习,才形成了今天的告别仪式。”
告别仪式,是丧属对逝者做最后的告别,简短的5分钟,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仪式的每一个环节都在演绎生命的珍贵,殡葬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在表达对生命尊重。
同事说,李勇是车间里最热情的一位火化工,他注重服务,把丧属当亲人,对工作充满了热情。李勇说:“火化车间作为提供服务的最后一站,如果没有做好,前面所有的服务都会被否定;如果我们做好了,也许会得到丧属对殡仪馆所有服务的认可,即使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也希望在我们这里得到弥补。”虽然火化车间的服务没有微笑,但却一样让丧属感受到了殡葬人服务的热忱。
丧属的肯定也影响着社会对殡葬行业的认识。李勇高兴地说:“现在社会对殡葬行业的认同越来越高了,我们的价值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以前谈到殡仪馆工作,都会遭受到他人异样的眼光,现在人们更多的是好奇,觉得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