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度亡灵的功德

超度亡灵的功德

超度亡灵的功德
超度亡灵的功德

说到超度亡灵,先要说明亡灵的性质。人死之后的生命主体,称为亡灵。民间一般的观念,认为人死之后即是鬼,而且永远做鬼;但佛教从来不认同这个说法,否则,就谈不上超度两字了。佛教看凡界的众生,共分为天、人、神、鬼、傍生(牛马乃至蚊蚁等动物)、地狱等六大类,在此六类之中生来死去,又死去生来,称为六道轮回,所以,人死之后,仅有六分之一的可能成为鬼。

佛教使人超出并度脱了这六道轮回的生死之外即称为超度。但是,凡夫在死后,除了罪大恶极的人,立即下地狱,善功极多的人,立即生天界而外,一般的人,并不能够立即转生。未转生的亡灵,却不就是鬼,那在佛教称为“中有身”或名“中阴身”,即是在死后至转生过程间的一种身体,这个中阴身,往往就被一般人误称为鬼魂,其实它是一种附著于微少气体而存在的灵质,并不是鬼魂。

中阴身的时间,通常是四十九日,在这阶段之中,等待转生机缘的成熟。因为佛教相信,就凡夫而言,除了福业特别大的人,死后立即上生六欲天,定业深的人,死后立即上生禅定天,罪业特别重的人,死后立即堕地狱,至于一般的人,死了之后尚有四十九日的缓冲期间,等待业缘的成熟,再决定轮回的去向。

所以,人死之后的七个七期之中,亲友们为他做佛事,有很大的效用。若以亡者在生时最心爱的财物,供施佛教,救济贫病,并且称说这是为了某某亡者超生而做的功德,亡者即可因此而投生更好的去处。所以佛教主张超度亡灵,最好是在七七期中。如果过了七期之后,再做佛事,当然还是有用,但那只能增加他的福分,却不能改变他已生的类别了。

假如一个人在生作恶很多,注定来生要做牛或做猪,当他死后的七七期中,若有亲友为他大做佛事,并使他在中阴身的阶段听到了出家人诵经,因此而知道一些佛法的道理,当下悔过,立意向善,他就可能免去做牛做猪而重生为人了;如果当他已经生于牛群猪栏之后,再为他做佛事,那只能改善这条牛或这头猪的生活环境,使之食料富足,不事劳作,乃至免除一刀之苦,被人放生;如已生在人间,便能使他身体健康,亲友爱护,事业顺利;如已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也能使他莲位的品级升高,早日成佛。

不过也有例外,如果是枉死,或者死得凄惨,由于怨结不解,他们纵然已经化生鬼道,还会在人间游荡,这就是通常传闻的“闹鬼”。这样的情形,需要诵经超度(向其说法使其知所去处),佛力引荐往生善道。佛教通常称鬼道众生为“饿生”或“饿鬼”,所以往往用密法的咒力加持,变食施食的焰口及蒙山,对于平安鬼类的作祟,有特别显著的效验,这种功能的佛事,对于佛教之外的其他宗教而言,是没有办法的。

我们知道了超度的意义,和超度的重要性,那么亡故亲人的家属,在没有机会或者无法请法师超度的情况下,家属自己也可以诵经超度,一般情况下,若亡者生前不信佛教,家属就主要念诵《地藏菩萨本愿经》来回向超度,具体是,以虔诚恭敬的心,念诵经典,诵完之后,按照经文末后的回向文,加上亲人的名字,回向功德,若能七七四十九日中不间断,每日诵一部,或三部,回向亲人,亲人可获得巨大利益,甚至诚孝之心感通佛力,在佛力的加持之下,亲人往生善道是极有可能的,当然诵经的数量并无定数,一部多部,主要以恭敬至诚之心为重。

土家族丧葬习俗—跳丧

土家族丧葬习俗—跳丧

丧礼,属人生礼仪中的大礼。丧礼的基础是后代的爱亲、思亲和孝亲情结的极终表达。同世界上一切民族的丧俗所表达的极终意义一样,土家族的丧葬习俗也是最能代表土家族民族文化的形式之一。

亲人去世,邻里齐聚,唱丧歌,打丧鼓,追祀亡灵,歌舞以祭,人们习称之为跳“撒尔嗬”,这是以丧歌中的“撒尔嗬”衬词而得名。在土家族,人们则直称之为“跳丧”。同时,除“跳丧”以外,还有“坐夜”。跳丧与坐夜的共同点在于都以“击鼓以兴哀”,不同点在于跳丧既歌且舞,而坐夜歌而不舞。但总的来说,都不离爱亲、思亲和孝亲的意蕴。
在现存的跳丧舞中,舞蹈语汇丰富,婀娜中不失阳刚之气,一招一式皆让人深深体味到那种从远古走来的厚重的“白虎之勇”的涌动。然而,仔细留意这些舞语,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除[四大步]、[待尸]、[幺姑姐]、[滚身子]、[摇丧]、[幺女儿嗬]等以动作要领或衬词得名外,其它诸如[双狮抢球]、[凤凰展翅]、[犀牛望月]、[牛擦痒]、[虎抱头]、[狗连裆]等等舞语的得名,都得惠于对动物行为的模仿。

在全场的丧礼中,进入“正场”的丧仪是整个丧事活动的高潮。伴随着狂劲亢奋的丧舞,高亢入云的丧歌响彻夜空。内容丰富而广泛的丧歌,一如潮涌,悼亡、慰生、讲历史、说故事、打哑谜、天上地下,无所不容。

在土家人的传统规矩中,除了对英年早逝者或死于非命者外,但凡老人去世,多称“喜事”。且与婚姻仪礼的“红喜事”相对应,称这种丧事为“白喜事”。届时,参与丧礼的亲戚邻里,在吊唁中也大多要说“恭贺您,敬了孝心了!”丧事喜办是世俗的传统,相反,不遵守这种传统的人会受到社会指责,叫“不懂规矩”。
然而,综观丧礼的全过程,孝家并不因为“丧事喜办”就显得轻松,相反,整个的丧礼都无不充满着后代那种爱亲、思亲和孝亲的情结,哀痛之情仍然是丧礼的重要成分。一如土家女儿的哭嫁,尚且那般“恋亲恩、伤别离”,土家人的亲丧就更不能没有感情的渲泄了。古人说:“叫啸以兴哀”;今人说:“人死众家丧”,都是一个道理,即向亡者做最后的告别,表示最后的敬礼。因此,即便是不请自来的歌师,也要表达对亡者的吊唁,他一脚踏进门堂,开口的丧歌所表达的也即是“陪亡”的愿望

半夜听见丧鼓响,不论南方是北方。
你是南方我要去,你是北方我要行。
打不起豆腐送不起情,打一夜丧鼓陪亡人。

同样,传统的土家丧礼中也笼罩着一层宗法与伦理的帷幔。亲亲疏疏的家族关系,最集中地反映在 “五服”上,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五种不同的丧服,明显地受到儒家伦理道德所规范的“五伦”,即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的影响。同时,亲属团体中的亲亲、尊尊、名分、长幼的区别,也同样展现出各自轻重不同的服丧礼制,分享着不同的权利和义务。因此,土家族的丧礼,不啻于一次亲属关系的大检阅,一次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观的大展示,一次伦常礼教的大演习。

重庆市免除人体器官捐献人基本丧葬费用取得初步成效

重庆市免除人体器官捐献人基本丧葬费用取得初步成效

凡在我市行政区域内自愿、无偿捐献人体器官、角膜的捐献人,经审核在1500元内免除基本丧葬费用,并免费提供200元以内的骨灰盒。自2016年5月实施以来,共为29名捐献人免除基本丧葬费用4.1万元。

我国重要祭祀节日

我国重要祭祀节日(阴历)

清明节: 四月初五,传统节日和二十四节气之一,又称郊游节、上坟节、聪明节等。我国最早的太阳历以及《国礼?春官》清晰记叙了 ” 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辨四时之叙 ” 的地理历的最基本常数。清明时节,气候转暖,大地回春,万物复苏,一片生机盎然,家家门口插柳条,祭扫坟墓和城外郊游。《岁时百问》说 ” 万物生长此刻,皆清洁而洁白,故谓之清明 ” 。中华民族的祭祖活动往往在城外进行,人们把上坟和郊游结合起来即陶冶情操,又促进了身心的健康。

端午节: 五月初五,是我国年历的一个节日-端午节。关于端午节的由来,其实历来都说法不一,干流的说法是纪念于五月初五投汨罗江自杀的爱国诗人屈原,因之也是一个祭奠先人的日子。

鬼节: 七月十五,中元节,人称鬼节。风俗信任,在这一段时间会有许多的孤魂徘徊在阳间,所以要有许许多多普渡祭拜的盛会来让他们早早地回去。中元节,也是释教的“盂兰节”。有关盂兰节民间一直是流传着目莲救母的故事。话说,目莲的母亲刘青捷被打入阴间。目莲用其神通力,看到了他的母亲堕入恶鬼道中,肚子很大,喉咙很小,不能进食,饿得很辛苦。他见状,拿了饭要喂母亲,但是饭一进口,就烧成灰炭。目莲感到沉痛极了,要求释迦挽救。释迦通知他说:其母罪孽太深,必定要以盆器,罗列百味,供奉众僧,才能解他母亲倒悬之苦。总算,他协助了他的母亲脱离倒悬之苦。后人因而应念心中,每年的七月十五以盂兰盆,施佛及僧,酬谢爸爸妈妈养育之恩。

七月十三: 地藏王菩萨的生日,听说他将救助全部行善的人。

十月初一: 气候渐凉,民间有给亡人送寒衣的习气。

十一月十六: 此日祭供有请求佛主超度亡灵的意思。

十二月二十三: 俗称小年,是祭祀迎春之日。

同时,能够在每月初一、初八、十五、十九、二十三、二十九和三十祭供,以消罪生福。另可按逝者卒日进行祭祀。

土葬7天被“强行起棺”?

本年5月1日,杨桥村齐川源小组81岁的乡民郑某意外身亡。“头七”过后的5月10日,依照入土为安的习俗,其家人为郑某实施土葬,坟墓就设在离家400米远的山脚下。郑某逝世的日子,正是上饶市在弋阳县举行全市绿色殡葬现场推进会的前一天。漆工镇安排镇、村干部来到死者家里宣传绿色殡葬方针。”按当地民间习俗,葬后起棺就是对死者“不尊”。最终劝说无果,在相持与压力之下,弋阳县殡葬综合执法工作组决议强行起棺。

据报道,一个多月的时间,该市至少收缴、燃烧5000余副棺木。上饶的毁棺举动还与政绩查核直接挂钩,在全市形成了一场殡葬变革“比赛”。甚至有一些县城作出许诺,方针要提前完成。所以,在继续进行“毁棺”之余,上饶市发生了“强行起棺”事件。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这场“殡葬变革”尽管当地部分有与乡民进行沟通,也给予了必定的补偿给自愿上缴棺木的乡民,但面临不愿意将棺木和遗体火化的乡民,却出现了“强行起棺”的事例,这样采纳“一刀切”的办法,也明显的现已激起了一些当地民众的不满情绪。

也有网友以为,殡葬变革就是需求“一刀切”,忍一时之痛,后边的路才会更宽。

我们都知道,类似于“入土为安”这样拥有着持久历史的风俗风俗观念,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让民众承受和改动的。那么当殡葬变革面临这种敌对,该如何是好?
殡葬变革要有强度,更要有“温度”
早在2012年11月16日,国务院令就要求将《殡葬管理条例》第二十条修改为:“将应当火化的遗体土葬,或许在公墓和农村的公益性墓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埋葬遗体、缔造坟墓的,由民政部分责令期限改正。”删除了此前的“拒不改正的,能够强制执行”的条款。这实际上现已为权力介入殡葬变革划出了较为清楚的边界。
此外,绿色殡葬势在必行,但也并不意味着变革就能够“我行我素”,不充分考虑民众的心思需求。即使有再好的方针初衷,若是由于没有及时采纳恰当的阐明、安慰等办法,处理好民众的敌对心思,因此激起民与政府间的敌对敌对,反而会舍本求末,是否失了民众的心不说,变革能否顺利进行都会因此埋下危险。

若是为了想管理占用林地、耕地等安葬乱的状况,寻一处荒山瘠地作为暂时的安葬地,然后将坟墓的搬家依据当地的习俗习惯进行操作。并且想要让民众承受火葬,能够采用经济上鼓舞的办法,例如:提高土葬的价格,给予火葬经济补偿,对自愿将土葬变更为火葬的给予奖赏等等。
国家对于火葬也出台了许多方针,可是依据当地的风土人情执行起来又遇到各种困难,绿色殡葬变革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风水先生”变“文明先生”

在这里有一个特别集体,曾经是“风水先生”,现在他们成了“文明先生”,雷祖浪就是其间一员。
在乡风文明建造作业中,我县捉住“风水先生”这一特别集体,创新作业思路,教育引导他们由陈规陋习、封建迷信的领头人,变成绿色殡葬变革的宣扬者、倡导者。

他叫雷祖浪,之前是南安镇花园村一带有名的“风水先生”。我县推广殡葬变革之初,被变革砸了饭碗的雷祖浪,很不不支持这项作业。为此,当地镇村干部屡次上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向他解说殡葬变革的效果。雷祖浪终究被干部们的作业热心和绿色殡葬的成效打动。前不久,他不只自动上缴了棺木和签定了坟墓搬家协议书,还加入了红白理事会,成为绿色殡改的宣扬者、倡导者。

采访中, 雷祖浪表明,要起到带头效果,把迷信破除,把这些欠好的习惯改掉,要把咱们大余环境搞得更美好。

南安镇花园村乡民陈阿姨赞道,现在这个坟墓都迁走,环境都更好,咱们很支持这项作业。

风水先生不讲风水,讲文明了。在雷祖浪及红白理事会的带动下,绿色殡葬在花园村顺畅推开,乡民也都纷纷自动签定了迁坟协议。
风水先生“言传身教”,不讲风水讲文明,推进当地绿色殡葬蔚然成风。全县136名殡葬从业人员也都悉数签定绿色殡葬承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