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铺殡仪馆开放日引导民众感恩生命

当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时才发现,这个世界如此美好。”4月25日,在石桥铺殡仪馆开放日上,一场充满感恩与深意的“纸棺体验”令现场众多志愿者纷纷低头沉思生命的意义。

昨日,石桥铺殡仪馆举行“非常近距离”生命之旅开放日活动,力图通过参观殡仪全流程,以达到破除迷信、感恩生命的目的。

在完成默哀、献花之后,活动迎来了一个特殊的环节:邀请志愿者进入一具纸棺,以体验人生的最后时刻。

一位来自江西的女大学生王丽(化名)勇敢地走进了纸棺。当开始念自己事先拟好的“遗书”时,之前还带着笑容的她瞬间表情凝重起来。

随后,她遵循引导者的要求,缓缓躺入纸棺,并盖上“棺盖”。灯光渐次熄灭,近百人的现场鸦雀无声。随着引导者舒缓的提示,现场所有人都开始回忆自己的一生,感恩生命。

十分钟后,灯光亮起,“棺盖”被打开,王丽坐起来时,眼中带泪。

“人的一生太宝贵,只有当生命进入最后时刻,才会想起这一生还有那么多遗憾,我们的确要珍惜生命。”王丽表示,作为一名社工专业的学生,她此次是从江西专程赶往重庆参加活动,她希望身边每一个人都从当下做起,珍惜生命,感恩生活。

一位留守母亲的日记:没什么事,我就先死了!

一位留守母亲的日记:没什么事,我就先死了!

一位留守母亲的日记
一位留守母亲的日记

许多人直言看到照片后忍不住泪奔,因为它戳中了每个人都会面临的问题——给父母养老。当独生子女们遇到这个问题时,状况则更为艰难。照片中的年轻人坐在病倒的双亲中间,孤独无助的背影,仿佛在告诉每个独生子女家庭,这一天,迟早会来到。

根据《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6》显示,国内独居老人占老年人总数近10%,空巢老人占老年人总数的一半,其中,仅与配偶居住的老人占41.9%。且这一数量仍在增加。

与“留守儿童”一样,太多的老人也过着“留守”的生活,就像作家弋舟所说:我在这世上太孤独,以至于,连自己死了都没人知道。

1

罗奶奶已经72岁了,一个人住在湖北的老家,一个儿子,在广州买了房,离家远,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
儿子上次回来是在农历的十二月二十九,离开的时候正好正月初二,在家里的日子还不到三天,她不怪儿子,知道他压力大,工作忙。
退休前,罗奶奶是名老师,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退休后,发现可以写的东西越来越少,翻开过去一年的日记本,写得最多的是:“今日无事”。

在孩子过完年,离开后的一个月里,罗奶奶生病了。
终于有一天,她艰难地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没什么事,我就先死了。
罗奶奶去世的消息,儿子三天后才知道。

2

向大兰已经74岁,一个人住在重庆的某个深山窝里,老旧的房子,门槛和房门四角都已经磨圆,屋内一片漆黑,只有简单的桌子、凳子、蜘蛛网,以及发散的霉味。
村里没有年轻人,20岁到50岁的,都在外面打工,留在村里的大多是60岁以上的老人,年轻人留在农村,一年也挣不到两千块。向大兰的儿女也一样。
邻居说,她的儿女孙子都对她挺好的,每次来看她,都会给她钱花,只是常年在外,无法照顾。
前几年,儿子还把老人接去了广东,不到三年,向大兰就回来了,人生地不熟,气候不习惯,吃得也不习惯,日子久了,儿媳也合不来,越住越痛苦。
回来后的向大兰,越发不爱与人说话,不看电视,也不会用手机,很多时候就在门口坐一天,从早晨看太阳升起,到傍晚看太阳落山,不说一句话。
有一次,邻居看她好几天不出门,就去喊门,喊了很久,也没见答应,以为出事了。找了几个人准备撬门,刚一碰到锁,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不要撬门,别撬坏了!”
因为腿脚不便,向大兰买东西都要托人捎带。7月17日这天,她给了邻居13元钱,请他买10元药酒、3元止痛片。
2017年7月18日,她的侄子端了碗豆花过来,喊了几声也没反应,想到老太太不爱搭理人,侄子又端着豆花走了。
7月22日,邻居带着药酒、止痛片来找向大兰,喊了半天又没见答应,另一个邻居说,向大兰已经三四天没出门了。
村长、村支书和向大兰的妹妹随后赶来,撬开门后发现,向大兰吊死在门头,脖子里缠着绳子,肚子鼓得老大,屋子弥漫着一股臭味,是自杀。
邻居说,这一辈子受的罪算是到头了,“死了,也就解脱了。”
在农村,这样的事件到处都有。“出门一把锁,回来一盏灯”几乎是他们生前的最真实的写照。
就像围绕他们的大山一样,永远看不到尽头,看不到出路,他们的孤独与寂寞,同样是无穷无尽。死亡,反而成了解脱,成了救赎。
3

王师傅是安徽蚌埠的一名退休工人,60多岁,早年离婚,一个人将两个女儿抚养长大,一个嫁到了外地,一个在本地。
老人独自住在一栋居民楼的楼顶,和周围的人很少来往,也很少说话,邻居的印象是深居简出、寡言少语。可能是害怕孤独,家里养了近十条狗。
有一天,楼下的马师傅发现不对劲,楼上的灯整天整天地亮着,也没关过,家里的狗一开始还汪汪叫,这几天却不叫了。楼下的大妈说,已经好几天没看王师傅出来买粮、遛狗。
大家觉得可能是出事了,于是报警。民警和老王的女儿都赶过来了,门被反锁,打不开,只好联系开锁公司。
门一开,就闻到一股异味,还有一屋子窜来窜去的狗,场面一片狼藉。王师傅已经死了,大概一周左右,具体时间不知。
有人猜测,王师傅死后,狗开始叫,想叫醒主人,却发现主人再没起来。慢慢地,王师傅的尸体开始腐烂,饿急了的十条狗,就开始分吃王师傅的尸体。
表面上繁华的都市,却居住着中国一半以上的孤独老人,没有陪伴、没有照顾,甚至连找个说话的朋友都很难。
他们徘徊于公园、行走于河边,最终在没有黑暗的城市里,等待死神的到来,悄悄离去,没人发现。

4

很多人不知道,年迈的父母是如何生活的。或许,当我们感叹岁月像把杀猪刀的时候,他们却扣着手指,度日如年。
又或许,当我们拎着面包牛奶挤进地铁的时候,他们正拄着拐杖,从公交的起点,坐到终点;又从终点,坐回起点,反反复复。
只为了多说几句话
小郑是上海徐汇区的一名送水工,每隔十天,他都要给小区的一位老奶奶送水,老人七十岁,唯一的女儿结婚了,一个月回来看一两次,多数情况下,老人独自在家。
送水的次数多了,就熟了,每次送水,老人都会找他做点小事,挪一下沙发,搬一下家具,或者替她扔一下垃圾,其实是想把他留下来多讲几句话。
小郑说,我在给她换水桶的时候,她都会抓紧时间跟我说话,家里有些什么人,生活得怎么样,每天送多少水,等等。每次离开,她都会拿些零食,塞在小郑的口袋里。
从没想过,想找个人说话都那么难,哪怕只要几分钟。

坐到终点,又坐回来
刘爷爷已经82岁,躲过了日军的轰炸机,也捱过了三年自然灾害,晚年却被孤独捕获,三个子女,一个出省了,一个出国了,还有一个身体不好,很少过来。
刘爷爷每天基本不着家,去江边看人下棋,或者在小区里看野猫打架,一看就是半天。实在没意思,就随便找个公交车,从起点坐到终点,又从终点坐到起点。
记者要来采访他,刘爷爷特意去超市买了“一个里面有一整只虾仁”的高档速冻饺子,一定要留记者吃顿饭。饭桌上,刘爷爷喃喃自语:“爷爷其实不饿,就是想桌子对面有个人一起吃饭。”
对他们来说,不缺钱、不缺穿、不缺吃,唯一缺的是,饭桌的对面能有个人一起吃饭。

很少洗澡,害怕摔倒

李皖园已经76岁,一个人住在北京东城区,她身上患有两种慢性病,两年前就已经行动不便,最大的困难是吃饭。
只能靠女儿每周末过来帮忙做顿饭,或带来够吃一周的包子、饺子。女儿已经53岁了,身体也不是很好,来一次也不容易。
老人说,为了不拖累女儿,“晚上尽量少喝水、少吃饭,少去卫生间”,“也尽可能少洗澡,万一跌倒、摔伤,就太麻烦了。”
谁又能想到,那个曾经扛过世界的母亲,到老了竟然连澡都不敢洗。

5

这几天,微博被一个故事刷屏,贵州大山深处的一位老人,女儿在广东工作,因为距离远,只有过年才回家,出去工作了5年,就回了五次家。
母亲以为女儿工作忙,好几次生病,都没告诉她。所以在女儿的印象里,母亲的身体一贯健朗,她不知道母亲一直患有心脏病。过完年,女儿又准备去广东,离别前,母亲还对她说:“女儿,放心,妈妈身体很好。”
在一个平常的深夜里,母亲悄悄地去世了,好几天没出门,村里的人才破门而入,老人的尸体已经冰凉,连具体哪天去世的都不知道。
女儿从广东匆忙赶回来,看到地上的母亲,嚎啕大哭:“我好后悔啊,真的好后悔啊,过完年我不该回广东。应该留下来陪妈妈。”
其实,错的不是女儿。谁都没资格去责备一个摆脱农村、走向城市的儿女,那是不可逆转的滚滚红尘,那道无法跨越的城乡差异的鸿沟,最终会将儿女与父母分离开来,可能隔着千山,隔着万水,最后也隔着阴阳。

6

刘先生已经买好了回家的高铁,他在广州工作,老家在河南,隔着千山万水,几天前,老父亲打来电话,告知他家里一切都好。要是没时间,清明就别回来了,他一个人能搞定。
儿子笑了笑,告诉老父亲,最近不忙,已经买好了回去的高铁,一放假就回家。
其实,不忙是假的,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整个清明都安排得满满的,但他还是多请了两天的假,加上清明,一共五天,他知道,钱永远赚不完,再忙也得回一次家。
他曾问过自己,如果和父母分隔两地,每年能回去几次?一次几天?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2岁,就算父母超出13岁,活到85岁,算一算,这辈子你到底还能和父母相处多久?”
如果一年就春节回家一次,一次待七天,除去聚会、应酬,以及睡觉和上街购物,真正能在家里陪父母的时间还不到两天。
这么一算,在余生剩下的日子里,陪父母的时间竟然不足一个月,算完,不禁哽咽。

远离父母,有时候是身不由己,或许我们能做的是,仅仅是趁着父母还健在,趁着我们还年轻,多回家看看。对年迈的父母来说,这就足够珍贵了。

土家族丧葬习俗—跳丧

土家族丧葬习俗—跳丧

丧礼,属人生礼仪中的大礼。丧礼的基础是后代的爱亲、思亲和孝亲情结的极终表达。同世界上一切民族的丧俗所表达的极终意义一样,土家族的丧葬习俗也是最能代表土家族民族文化的形式之一。

亲人去世,邻里齐聚,唱丧歌,打丧鼓,追祀亡灵,歌舞以祭,人们习称之为跳“撒尔嗬”,这是以丧歌中的“撒尔嗬”衬词而得名。在土家族,人们则直称之为“跳丧”。同时,除“跳丧”以外,还有“坐夜”。跳丧与坐夜的共同点在于都以“击鼓以兴哀”,不同点在于跳丧既歌且舞,而坐夜歌而不舞。但总的来说,都不离爱亲、思亲和孝亲的意蕴。
在现存的跳丧舞中,舞蹈语汇丰富,婀娜中不失阳刚之气,一招一式皆让人深深体味到那种从远古走来的厚重的“白虎之勇”的涌动。然而,仔细留意这些舞语,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除[四大步]、[待尸]、[幺姑姐]、[滚身子]、[摇丧]、[幺女儿嗬]等以动作要领或衬词得名外,其它诸如[双狮抢球]、[凤凰展翅]、[犀牛望月]、[牛擦痒]、[虎抱头]、[狗连裆]等等舞语的得名,都得惠于对动物行为的模仿。

在全场的丧礼中,进入“正场”的丧仪是整个丧事活动的高潮。伴随着狂劲亢奋的丧舞,高亢入云的丧歌响彻夜空。内容丰富而广泛的丧歌,一如潮涌,悼亡、慰生、讲历史、说故事、打哑谜、天上地下,无所不容。

在土家人的传统规矩中,除了对英年早逝者或死于非命者外,但凡老人去世,多称“喜事”。且与婚姻仪礼的“红喜事”相对应,称这种丧事为“白喜事”。届时,参与丧礼的亲戚邻里,在吊唁中也大多要说“恭贺您,敬了孝心了!”丧事喜办是世俗的传统,相反,不遵守这种传统的人会受到社会指责,叫“不懂规矩”。
然而,综观丧礼的全过程,孝家并不因为“丧事喜办”就显得轻松,相反,整个的丧礼都无不充满着后代那种爱亲、思亲和孝亲的情结,哀痛之情仍然是丧礼的重要成分。一如土家女儿的哭嫁,尚且那般“恋亲恩、伤别离”,土家人的亲丧就更不能没有感情的渲泄了。古人说:“叫啸以兴哀”;今人说:“人死众家丧”,都是一个道理,即向亡者做最后的告别,表示最后的敬礼。因此,即便是不请自来的歌师,也要表达对亡者的吊唁,他一脚踏进门堂,开口的丧歌所表达的也即是“陪亡”的愿望

半夜听见丧鼓响,不论南方是北方。
你是南方我要去,你是北方我要行。
打不起豆腐送不起情,打一夜丧鼓陪亡人。

同样,传统的土家丧礼中也笼罩着一层宗法与伦理的帷幔。亲亲疏疏的家族关系,最集中地反映在 “五服”上,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五种不同的丧服,明显地受到儒家伦理道德所规范的“五伦”,即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的影响。同时,亲属团体中的亲亲、尊尊、名分、长幼的区别,也同样展现出各自轻重不同的服丧礼制,分享着不同的权利和义务。因此,土家族的丧礼,不啻于一次亲属关系的大检阅,一次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观的大展示,一次伦常礼教的大演习。

重庆市免除人体器官捐献人基本丧葬费用取得初步成效

重庆市免除人体器官捐献人基本丧葬费用取得初步成效

凡在我市行政区域内自愿、无偿捐献人体器官、角膜的捐献人,经审核在1500元内免除基本丧葬费用,并免费提供200元以内的骨灰盒。自2016年5月实施以来,共为29名捐献人免除基本丧葬费用4.1万元。

土葬7天被“强行起棺”?

本年5月1日,杨桥村齐川源小组81岁的乡民郑某意外身亡。“头七”过后的5月10日,依照入土为安的习俗,其家人为郑某实施土葬,坟墓就设在离家400米远的山脚下。郑某逝世的日子,正是上饶市在弋阳县举行全市绿色殡葬现场推进会的前一天。漆工镇安排镇、村干部来到死者家里宣传绿色殡葬方针。”按当地民间习俗,葬后起棺就是对死者“不尊”。最终劝说无果,在相持与压力之下,弋阳县殡葬综合执法工作组决议强行起棺。

据报道,一个多月的时间,该市至少收缴、燃烧5000余副棺木。上饶的毁棺举动还与政绩查核直接挂钩,在全市形成了一场殡葬变革“比赛”。甚至有一些县城作出许诺,方针要提前完成。所以,在继续进行“毁棺”之余,上饶市发生了“强行起棺”事件。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这场“殡葬变革”尽管当地部分有与乡民进行沟通,也给予了必定的补偿给自愿上缴棺木的乡民,但面临不愿意将棺木和遗体火化的乡民,却出现了“强行起棺”的事例,这样采纳“一刀切”的办法,也明显的现已激起了一些当地民众的不满情绪。

也有网友以为,殡葬变革就是需求“一刀切”,忍一时之痛,后边的路才会更宽。

我们都知道,类似于“入土为安”这样拥有着持久历史的风俗风俗观念,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让民众承受和改动的。那么当殡葬变革面临这种敌对,该如何是好?
殡葬变革要有强度,更要有“温度”
早在2012年11月16日,国务院令就要求将《殡葬管理条例》第二十条修改为:“将应当火化的遗体土葬,或许在公墓和农村的公益性墓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埋葬遗体、缔造坟墓的,由民政部分责令期限改正。”删除了此前的“拒不改正的,能够强制执行”的条款。这实际上现已为权力介入殡葬变革划出了较为清楚的边界。
此外,绿色殡葬势在必行,但也并不意味着变革就能够“我行我素”,不充分考虑民众的心思需求。即使有再好的方针初衷,若是由于没有及时采纳恰当的阐明、安慰等办法,处理好民众的敌对心思,因此激起民与政府间的敌对敌对,反而会舍本求末,是否失了民众的心不说,变革能否顺利进行都会因此埋下危险。

若是为了想管理占用林地、耕地等安葬乱的状况,寻一处荒山瘠地作为暂时的安葬地,然后将坟墓的搬家依据当地的习俗习惯进行操作。并且想要让民众承受火葬,能够采用经济上鼓舞的办法,例如:提高土葬的价格,给予火葬经济补偿,对自愿将土葬变更为火葬的给予奖赏等等。
国家对于火葬也出台了许多方针,可是依据当地的风土人情执行起来又遇到各种困难,绿色殡葬变革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重庆市殡葬服务热线接线员康露

“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够帮您?”每次拿起电话,康露总是这样开场。这样的话,她平均每天能说上60句,看起来和其他话务员差不多,但是,一般答复她的下一句是:“我家某某逝世了,你们能派车来接吗?”原来,这个电话是重庆市殡葬服务热线023-65061181。

为丧属供给效劳咨询、组织车辆、效劳回访等殡葬效劳,是康露每天的作业内容。

作业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

康露是个95后女孩,2015年结业于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学的是营销策划。为何当了殡葬热线接线员。“说起来,有些蒙,这是我大学结业后的第一份作业,第一天上班时我还不知道详细干些啥,只知道大约就是话务员,担任接电话。”康露说,本来认为自己能轻松应对作业,没想到还要迎来“月考”和“季考”……

作业并没有康露想象得那么简单。

“请问咱们亲属逝世,能够将遗体运回老家火化吗?火化需求哪些手续?”……对殡葬职业了解不深化,很难答复清楚来电者咨询的问题。上岗前,康露和其他一起进来的新员工都进行了1个多月的训练,长辈们将那些常被问到的重点内容勾画出来。每天,康露都要记笔记,逐个背下来。

要背555页的“宝典”

重庆市殡葬服务热线于2015年1月1日正式注册运营,具有殡葬事务处理、受理告发投诉、殡葬信息查询和殡葬事务处理等功能。其间,事务处理的数量最多,行将需求处理殡葬事务市民的来电直接转至殡葬效劳单位,为他们供给及时快捷的效劳。在这里作业的清一色都是女孩,平均年龄23岁。

有人来电,假如给出的咨询没说到点子上,或许说得不行详尽,这都是不专业的体现。在热线室,笔者看到书架上摆了数十本《重庆市殡葬政策法规汇编》,厚度达555页。

这本书是每个接线员入职训练时的必看书目。“不能来电咨询时,咱们还要去翻书。所以,没事的时分都要把这本‘宝典’随时翻,各种政策问题熟记在脑,否则太不专业。”康露每次看这本“宝典”时,都要做笔记。接听电话时,身旁放着四五本笔记本,编好号,避免给来电者解答有误。

午夜的各种惊魂来电

“咱们总共20个接线员。”康露说,效劳热线24小时全年无休。“热线接线员每两人一班,分早班和夜班,早班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晚班从下午5点到第二天早上9点。”康露说,半夜接到丧属的电话是常事。“有的打来电话,心情很崩溃,不停地哭,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每逢这个时分,康露首先要做的是安慰来电者的心情。“有时分言语很苍白,咱们就静静地听他们倾吐。”

不像其他热线,殡葬热线晚上可能比白日接到的电话还要多。

起先,女孩们都惧怕值夜班。“半夜总会遇到各种难以想象的事情。有人其实压根就不知道96000是什么热线,我接到过的电话有小朋友打过来的,抱怨英语作业太多,还有工地上工人打来讨薪的,乃至还有的喝多了睡不着的。”康露回想,最难以想象的是,有次半夜,有个中年女子打通热线:“哈哈哈哈,我老公死了!”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最软弱时分的真情陪同

康露说,心里的沉痛会让人发生各式各样的负面心情,但这些负面心情,她从不敢跟家人和朋友倾吐。为此,单位为她们开设了心理教导课程,协助她们开释压力。

康露很少向人提及自己的作业。即便是亲人,也不会经常谈起。

“跟着社会的前进和殡葬作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这个特别的职业。”康露告诉笔者:“尽管仍有一些人对咱们的作业持有偏见,但现代社会离不开文明治丧,这是一个有发展前景的职业。除此之外,殡葬热线的设立,对不合法殡葬公司的宰客行为起到了有用的抵抗和监管作用,这也是咱们能坚持下去的动力。”

在康露看来,每个打来电话的市民,都在阅历着他们终身中最软弱的时分,能在他们最软弱的时分陪同,给出指引和协助,是最令自己欣喜的,也是作业中的最大成果。

国家联合调研组来渝调研殡葬管理工作

5日21日—2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率第五联合调研组来渝,就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公墓管理、强化殡葬行业监管进行调研。

调研组前往重庆崇兴生命纪念园、九龙坡区龙居山陵园、沙坪坝区安乐堂、石桥铺殡仪馆等地,围绕殡葬设施规划建设、基本殡葬服务供给、选择性殡葬服务市场监管、殡葬行政执法、殡葬法规政策制定执行等情况,通过实地走访、查阅资料、座谈交流等方式进行调研。

调研组对重庆殡葬管理工作给予高度评价,认为重庆市委政府及相关部门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认真落实殡葬政策法规,大力推动殡葬改革,不断提升殡葬服务能力和水平,创新殡葬管理体制机制,殡葬综合改革稳步推进,殡葬设施加快建设,服务网络基本形成,行业不断规范,服务质量持续提升,殡葬事业得到了较快发展。

调研组要求:

要提高政治站位,充分认识殡葬管理工作的重要性,把推动殡葬改革发展作为增进人民群众获得感的重要内容、促进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的重要举措,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部门协作、社会参与、法制保障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

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满足群众需求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推进殡葬改革与完善服务供给相结合,优化殡葬资源配置,完善殡葬服务网络,建立基本服务制度,确保实现人人享有公益性基本殡葬服务。

要坚持统筹协调,坚持党委政府的统一领导,强化民政部门的牵头责任,完善部门协同监管机制,建立健全组织领导有力、职责明确、协调顺畅的工作机制。要全面加强行业监管,创新监管手段和方式,不断提升监管效能。要围绕市场准入、产品质量、市场秩序、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加强殡葬市场监管执法,共同维护良好的殡葬市场秩序,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副市长刘桂平就落实调研组反馈意见进行安排部署,表示:

将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始终坚持把推动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发展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内容抓紧抓实;让“逝有所安”作为“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住有所居、老有所养”等基本民生需求的延伸,切实抓好殡葬这个关系人民群众最直接最现实利益的“生死大事”。

进一步健全基本殡葬服务体系。强化政府兜底责任和投入,加快推进实施《重庆市殡葬事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全面构建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生态文明的基本殡葬服务体系;进一步完善惠民殡葬政策,在提标、扩面、增项上再下功夫,不断推进基本殡葬公共服务均等化。

进一步深化殡葬综合改革。采取调整火葬区、加强火葬设施建设、实行火化奖补政策等方式,巩固提高火化率;将火化设备环保技改项目奖补资金纳入财政预算认真抓好殡葬项目环保技改。

进一步从严监管重点殡葬事务。加大殡葬执法监管,坚决遏制乱搭灵棚、乱葬乱埋、殡葬乱收费等行为。加强殡葬服务单位建设,不断创新服务形式,规范服务流程,优化服务内容。强化殡葬政策宣传引导,大力弘扬先进殡葬文化,积极倡导文明节俭、生态环保、移风易俗的殡葬新风尚。

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部门协作、社会参与、法治保障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明确责任分工,强化责任落实,完善联动机制,形成推动殡葬综合改革发展的合力。

市民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唐步新汇报全市殡葬管理工作情况,副巡视员周利民参加调研。

市工商局、市国土房管局、市规划局、市林业局、市物价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汇报了殡葬管理工作相关情况。

重庆的丧葬

重庆的丧葬:首先要在逝者死去后赶快在逝者落气哪里烧香烧纸钱。然后就等道师先生来处理,把逝者移入冰棺后,在脚那头一向关键一对烛,不能息一向点在哪里。并且每天24小时要至少一个直系亲属在哪里守着,然后在火化前一天会做一个法会,横竖这些道师先生都要给你说。逝者的直系亲属在逝者火化前不能吃荤菜(听说这样会吃掉逝者的肉)。还有火化后有必要由子女拎着骨灰去安葬地址交由道师先生处理!其间骨灰不能落地有必要悬空。能够抱着。在安葬后几天会去抽一根压在坟里德竹签。这个都是道师先生把时刻算好了的。最好在好多天今后会在落气哪里散下柴草灰,和逝者生前爱吃的东西。预备完后所有人脱离家里,第二天回家(道师先生会告诉什么时刻预备这些,什么时候离家什么时候回家)。看柴草灰上留下的什么足迹,逝者下辈子就变什么。完了!当然现在许多当地都歌唱 那不算什么丧葬文明…….就是扯淡。

石桥铺殡仪馆火化车间荣获“重庆市工人先锋号”称号

石桥铺殡仪馆殓运科火化车间

被重庆市总工会颁发

“重庆市工人前锋号”荣誉称谓

荣誉背后,

离不开他们的专业技术和温情效劳!

石桥铺殡仪馆火化车间
石桥铺殡仪馆火化车间

石桥铺殡仪馆殓运科火化车间1958年组成,首要承担遗体火化、礼仪、装殓、取灰等效劳。车间现有职工15名,其间,男性14名,女人1名,平均年龄35岁,平均工龄10年以上。在这个外人看来有些“忌讳”的岗位上,他们执着坚守,静静贡献,陪同逝者安然走过人生最终一程。

石桥铺殡仪馆殓运科火化车间每年效劳客户万余户,火化量居全市首位,未呈现一例差错。多年来,火化车间的职工一直践行标准式效劳,谨慎标准操作流程,为逝者人生最终一站划上满意句号。

该车间职工技术过硬、持证上岗;坚持温情式效劳,方便家族治丧,设置专门区域陪同家族等候取灰,真挚表现人文关心;坚持礼仪式效劳,为家族免费提供入炉仪式,保护逝者最终的庄严。

该车间长时间坚持研究和事务立异,自行研制制造新式火化抗面,延长了运用周期,降低了安全隐患,节省了收购本钱,提高了运用功率。经过传帮带的方式,培育事务人才,提高事务技术,推行事务经历。

近年来,火化车间一直坚持“丧家至上”的效劳主旨,不断强化本身素质。班组数位同志先后荣获“民政部优异效劳标兵”“ 民政体系抗震救灾先进个人”“民政部殡葬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谓。2011年,车间被颁发重庆市石桥铺殡仪馆“党员前锋岗”称谓,2016、2017年,被评为重庆市石桥铺殡仪馆“优异班组”,本年更是荣获“重庆市工人前锋号”荣誉。

他们无私贡献、活跃付出、大胆立异,

他们是一个班组,
他们还有一个姓名,
叫做“重庆民政人”
让我们一同向他们学习!
问候!

我是一名石桥铺殡仪馆殡葬工人

我是一名殡葬工人,从1992年进入石桥铺殡仪馆工作至今,从事过火化岗位、整容岗位、陵园岗位、接运岗位,其中火化工作时间干得最长。
初进石桥铺殡仪馆,作为一个刚参加工作,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跟着师傅们虚心学习。每天的工作对象就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见着遗体都害怕,往后退,几乎每天晚上都做恶梦。特别是面对非正常死亡的,遗体破碎,肢体不全,缺胳膊少腿,面目狰狞,散发恶臭,有的甚至满身爬满蛆虫。而我们忍受着一般人都难以忍受的味道,还要给遗体洗澡,给遗体缝缝补补,要完成清洗、拼凑、缝合、穿上衣服,化好妆让死者呈现出安详的姿态,以维护死者的尊严,减轻亲属的悲痛,处理好一具遗体,往往一连几天都吃不下去饭。
在火化工作中,常常遇到火化炉发生故障,维修过程中需要钻进炉膛、清理烟道、给炉膛补砖等。炉膛里面空间狭小,温度高,人在里面透不气来,衣服被汗湿得象淋过雨一样。
在陵园销售工作是比较轻松的,但是因为人手少,常常需要到山上帮忙安装墓碑。在山上安装是最累的活,因为有腰肌劳损,不能负重,几百斤石头两个人拿扛子,用粗绳子抬,咬着牙挺过来。
在接运岗位,跟着老师傅学怎样捆绑,确保遗体在担架上不滑落,面对高腐遗体怎么处理等。
通过自己的劳动和学习,领导及同事给予我工作上的肯定,也给予了很高的荣誉。2012年被民政部评为“全国服务优秀标兵”;2014年获民政部“全国殡葬先进个人”称号;在单位年度考核中,获得优秀等。面对这些荣誉,感觉到沉甸甸的,在今后的工作中将更努力地去完成工作,为单位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